导航:首页 > 电影平台 > 电影阵头中打鼓的插曲

电影阵头中打鼓的插曲

发布时间:2024-06-11 00:56:46

『壹』 电影长城中将军牺牲那段,一边打鼓一边唱不教胡马度阴山那段,找不到啊谁唱的

片尾曲:缘分一道桥 演唱:王力宏 谭维维另外还有两首分别是 张靓颖的 Battle Field 和饕餮你说的那一段是 鼓王赵牧阳唱的 我在电影院时也感觉那一小段超级震撼很好听喜欢他的话可以去搜索一下 他在中国好歌曲和喜剧人里都有露面,最近让他成名的个叫“侠客”行,本人很喜欢。

『贰』 其中有一段是在祠堂门口打中国鼓的台湾电影叫什么名字

叫"阵头".2012年的电影.导演是冯凯.
这电影的名字是台语直翻的,台湾民间庙宇都会传承一些中华文化的宗教习俗,
而衍生一些民俗技艺或活动.像妈祖出巡,那可算是一大堆民俗技艺活动的总汇.

『叁』 and i love you so是哪部电影的插曲么

猫王 Elvis介绍资料:
22年传奇演艺生涯
88张金唱片 67张白金唱片
1100场演唱会
10亿张全球唱片总销售
30首旷世冠军曲
1张跨世珍藏的世纪精选

旷世成就 无人能及 世纪绝响 不朽传奇

地球上最伟大的艺人 永不殒落的万世巨星
摇滚乐之王 猫王

不朽的传奇——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

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可能是20世纪美国流行音乐中最重要的人物。他虽然不一定是最优秀的,但无可争议的是他使摇滚乐在世界范围的流行普及化。单从他的唱片销量上就可以看出,他的影响力是非凡的。从5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这20年间,他的国际热门歌曲一打儿接一打儿,甚至在他去世之后他的任何再版唱片都能保持极其稳定的销量。毋庸置疑,他是流行音乐历史上唱片销量最高的艺人。

埃尔维斯·普雷斯利不是第一位演唱节奏与布鲁斯的白人歌手,但他是第一位将乡村音乐和布鲁斯音乐融进山地摇滚乐中的白人歌手。如果他没有将流行歌曲、福音音乐、甚至兰草音乐或歌剧式的渲染调和成一体,他可能也不会变成一个主流的超级明星。他的50年代的唱片确立了摇滚乐的最基本语言;他的富有争议的性感舞台形象确立了这种音乐在视觉上的标准;他的歌喉也是令人难以置信地充满磁性和多变性。作为一位摇滚乐大师,埃尔维斯是无人可比的,他在50年代后期,不仅仅是摇滚乐坛的偶像,还是摇滚乐的象征。进入60世纪之后,在他精明的经理人汤姆·帕克(TomParker)“上校”的指导下,普雷斯利放弃了现场演出,而转向多产但却缺乏灵感的电影明星生涯。除了电影中的歌曲之外他已很少录音。但是他的受欢迎程度却并未因此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并且当他于1968年在拉斯维加斯以一种新的、更符合时代潮流的形象重登舞台之后,他的传奇式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巩固。1971年的统计表明,到当时为止,普雷斯利的唱片销量已达到1·55亿张单曲唱片,2500万张专辑和1500万张EP唱片,这一纪录只有宾·克罗斯比(Bing Crosby)和“披头士”(the Beatles)乐队可以达到。

普雷斯利于1935年1月8日出生在密西西比州的一个贫穷的农场工人家庭里,全名叫埃尔维斯·阿伦·普雷斯利(Elvis Aaron Presley)(他签名时总用“Aron”这个字)。他最早的音乐方面的经历是在教堂的唱诗班演唱,教堂里布道者和做礼拜的人们情绪激昂的摇摆晃动、载歌载舞为普雷斯利那著名的胯部扭动动作提供了基础,他的这一动作是全国亿万电视观众对他产生争议的焦点之一。

普雷斯利10岁时候就首次登台表演,在密西西比--亚拉巴马博览会上演唱了一首催人泪下的乡村歌曲“老牧师”(Old Shep)。1948年,他随父母迁到了孟菲斯。在这里普雷斯利开始同一些职业乐手接触,并偶尔参加四人福音歌曲演唱组“黑森林兄弟”(Blackwood Brothers)的演出,甚至差一点加入了该乐队。不过他自己的音乐生涯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下开始的--普雷斯利去孟菲斯录音服务公司的录音棚去录制一首歌曲作为送给他母亲的礼物。这家录音棚的老板是萨姆·菲利普斯(Sam Phillips),他当时刚刚建立了自己的Sun唱片公司。菲利普斯的助手马里恩·凯斯克(Marion Keisker)觉得普雷斯利很有潜力,就记下了他的地址。差不多一年之后,1954年6月,菲利普斯让普雷斯利去公司录制一首来自纳什维尔的歌曲。此外,他邀请了本地的乐手斯科蒂·穆尔(Scotty Moore,吉他)和比尔·布莱克(Bill Black,贝司)为普雷斯利伴奏。但是这一组合的效果并不理想,直到普雷斯利演唱了阿瑟·克鲁杜皮茨(Arthur Crupiz)的节奏与布鲁斯歌曲“好极了”(That's All Right),他们才找到了感觉。这首歌曲最终成为普雷斯利在Sun唱片公司的首张单曲唱片,并在当地很受欢迎。

此后普雷斯利又推出了几张唱片,并于不久之后进行了巡回演出,他的音乐体现了一种乡村音乐和节奏与布鲁斯的结合。普雷斯利的知名度越来越大,在1955年11月的一次由电台音乐节目主持人参加的民意评选中,他被认为是一位最有前途的“乡村与西部”风格的歌手。这时帕克“上校”成了普雷斯利的经理人,菲利普斯则以35,000美元的价格把他与普雷斯利签订的合同转让给了RCA公司的分公司Victor。RCA公司拥有在全国范围内推销和发行唱片的实力,这一点是Sun唱片公司所不具备的;再加上帕克成功地安排了普雷斯利在电视上有选择地露面,普雷斯利马上成为了全国性的明星,他此后的每一张唱片都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萨姆·菲利普斯预见到一位具有黑人风格的白人歌星必定会引起轰动。普雷斯利正是这样一位歌手,他向人们展示了一种极富个性和创新的意味的白人音乐和黑人音乐风格的融合。普雷斯利在Sun公司的唱片都具有以下特点:轻快但却不安的乐句:乡村音乐为基础的器乐部带有明显的黑人节奏和所谓的“Sun公司声响”——源于该公司原始的录音设施以及菲利普斯对回声技术的不断运用。

Sun公司在英国由HMV公司发行的普雷斯利的一些单曲唱片总在一面收集一首布鲁斯歌曲,而在另一面收集一首乡村歌曲,并且在表演上都采取了激进的、与众不同的方式。这些唱片包括了“好极了”(That's All Right)和比尔·蒙罗(Bill Monroe)的“肯塔基的蓝月亮”(Blue Moon of Kentucky)、“今夜好好摇摆”(Good Rocking Tonight)/“我不管太阳出不出来”(I Don't Care If the Sun Don't Shine)、“奶牛布鲁斯布吉”(Milk Cow Blues Boogie)/“你是个伤心人”(You're a Heartbreaker)、“亲爱的,让我们去看戏”(Baby Let's Play House)/“我在左,你在右,她走了”(I'm Left, You're Right, She's Gone)以及“神秘列车”(Mystery Train)/“我忘了是否记得”(I Forgot to Remember to Forget)。那些由Sun公司录制但是在发行之前就被RCA公司买走的作品包括了“我爱你,因为”(I Love You Because)的两个版本(其中于1954年7月录制的版本直到1974年才收入专辑《埃尔维斯,传奇歌手:第1集》(Elvis A Legendary Performer: Vol·1))以及“蓝月亮”(Blue Moon)、“我永远不叫你走,小宝贝”(I'll Never Let You Go (Little Darlin')、“正因为”(Just Because)和那首出色的“试图靠近你”(Trying to Get to You)。其它未发行的这个时期的歌曲被收入到一张非法发行的专辑《今夜好好摇摆》之中。

绝大部分演唱节奏与布鲁斯歌曲的白人摇滚歌星都冲淡了这类作品原有的力量,例如普雷斯利在青少年观众中的主要竞争对手帕特·布恩(Pat Boone)。同帕特布恩不同,在Sun公司录音的作品中,普雷斯利显示出对黑人音乐家风格的深刻理解。他从来不是简单地照搬别人的歌曲,在电台音乐节目主持人方塔纳(Fontana,鼓手)以及比尔·布莱克和斯科蒂·穆尔的协助下,他总是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处理这些作品。普雷斯利在RCA公司最初的录音是于1956年1月在纳什维尔进行的,他的伴奏阵容包括了切特·阿特金斯(Chet Atkins)和“约旦人”(Jordanaires)乐队等。而其后的一些唱片几乎都是在公司位于纽约的主要录音棚里录制的。评论界认为普雷斯利加盟RCA公司预示着他作品的质量迅速下降,而这一趋势一直继续了下去。尽管这一期间(至1958年普雷斯利参军之前)录制的唱片显示出普雷斯利在音乐的风格和内容上的相当大的变化,但是从历史角度来看,这些作品所形成的流派其实是50年代主流摇滚乐的精华。

“不要太冷酷”(Don't Be Cruel)和“单方面风流韵事”(One Sided Love Affair)之类的歌曲体现了普雷斯利从轻快、疯狂的Sun公司风格到以后的压抑、阴暗、沉重的风格的过渡。后者更倾向于商业化,但是依旧保持了令人兴奋和性感的特点。而且,正是这类歌曲,通过在电视台黄金时间播出,尤其是通过普雷斯利那忧郁的形象,把无数白人青少年引向了摇滚音乐,例如“伤心旅店”(Heartbreak Hotel)和“猎犬”(Hound Dog)。一些录制较早,但直到普雷斯利去德国服兵股期间才发行的作品也具有这一风格:“一夜”(One Night)、“我心灵受创”(I Got Stung)。“我这个笨蛋”(A Fool Such As I)以及“太多的爱”(Big Hunk O' Love)。

到了50年代后期,普雷斯利已具有了极高的身价,他的歌曲也处理得越来越精致和得心应手。1956年9月,RCA公司作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尝试:将普雷斯利的7首单曲同时发行,结果从8月到12月,普雷斯利每周都高居排行榜首。与此同时,帕克“上校”正在忙于进一步树立普雷斯利的形象——拍摄普雷斯利的首部电影《温柔地爱我》(Love Me Tender)并同意制造商们制作从钥匙环到枕套的各种普雷斯利纪念品。同样,在唱片的录制中也体现了一种商业上的精明,普雷斯利于1957年出版的专辑《埃尔维斯的圣诞集锦》(Elvis' Christmas Album)是一张民歌和摇滚歌曲巧妙的混合体,其中还不失机地加入了一些宗教、合唱及流行的节目歌曲。作为对普雷斯利的音乐质量和帕克的市场经营技术的很好验证,两年之后普雷斯利服役归来,他的受欢迎的程度居然没有丝毫的降低。

1960年3月,从德国服兵役归来的普雷斯利仍一成不变地保持着他1958年时那种粗暴和“别干涉我”的风格。但是专辑《埃尔维斯回来了》(Elvis is Back)却似乎在重新回到节奏与布鲁斯和乡村音乐同开始一种新的温柔的演唱方法之间徘徊。这种温柔的嗓音风格非但没有加入任何新的感觉,反而丧失了原有的强烈的感情色彩。这一特点贯穿了普雷斯利以后的大部分作品。

唱片“粘上你”推出和美国的“披头士狂热”(Beatlemania)开始兴起期间,普雷斯利仍旧保持了他最杰出的以出版单曲为主的歌星地位,虽然只有为数极少的唱片:例如“布鲁斯弥撒”(A Mess Of Blues)和“这是最后的火焰”(It is Latest Flame)/“小妹妹”(Little Sister)——重现了他50年代的光辉。尽管从销量上看,普雷斯利正处于他事业的顶峰,但事实上他的形象已远不如50年代时那么有力。绝大部分的热门歌曲都是一些舒缓的作品,如“或是现在或是永不”(It's Now Or Never)、“你今夜否是否孤独”(Are You Lonesome Tonight)和“投降”(Surrender),或者是从电影中选的插曲,如“无情的心”(Wooden Heart)和“乡间野趣”(Wild in the Country)。此外,他还推出了一些专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从他开始出演的一大串好莱坞音乐片中选出的插曲组成的。

60年代早期,普雷斯利开始了他一年拍摄三部电影的生涯。这些典型的好莱坞影片一部比一部令人生厌,而普雷斯利则自己演唱了其中的全部歌曲,这些只是用来填补空洞的电影情节的歌曲往往都是第三流的。这期间的唱片包括了从“迷人的好运”(Good Luck Charm)开始的一系列单曲“她与你无缘”(She's Not for You)、“回到发送器”(Return to Sender)和“出售一颗破碎的心”(One Broken Heart for Sale)。

普雷斯利最早的影片:《温柔地爱我》(1956)、《爱你》(Loving You)(1957)、《监狱摇滚》(Jailhouse Rock)(1958)中所采用的歌曲以及词曲作者的标准同当时他的单曲唱片是相同的,但是此后专门为普雷斯利拍摄的电影,如《燃烧的星》(Flaming Star)(1960)和《乡间野趣》(1961)则都没有给人们留下什么印象,这些影片前后有20多部。

到了1968年,普雷斯利被普遍看作流行音乐界愤世嫉俗、软弱以及倒退现象的缩影。此外,他的电影赚钱也越来越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电影给普雷斯利带来的财富占据了他年收入400万美元中的很大一部分),并且质量也越来越糟糕,甚至普雷斯利本人也明显地表露出他对这些电影同其他人一样的厌烦。

随后,他自1960年以来首次出现在电视上(他最后那次出场时身着晚礼服,同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手挽着手),这一次,他有了自己的电视特别节目,并且穿上了一套黑色皮装,在一个观众包围着的小舞台上表演。他给人一种再生的感觉:具有领袖式的超凡魅力、轻松自如并带有一种预示凶兆的意味。

这次节目的成功使得普雷斯利面临着一项艰难的选择:他可以以此为起点开始一次全新的、非常冒险的音乐尝试,或者仍旧回到他以前老的制作程序中去,只需要略微改变一下方式。开始,他的唱片似乎保持了这两者之间的平衡。从他的电视节目中选出的单曲“假如我会做梦”(If I Can Dream)非常的有力,好像试图一下子摆脱他60年代的柔弱性,随后他于1969年初回到孟菲斯去录制专辑《埃尔维斯在孟菲斯》(Elvis in Memphis),他使用了奇普斯·莫曼(Chips Moman)的“美国录音棚”,并由当地的一些杰出音乐家组成他的伴奏团体,这张专辑在一段时期内成为他最激动人心的作品。

普雷斯利随后在拉斯维加斯进行了自1961年以来的首次现场演出。尽管他的乐队阵容强大(由吉他手詹姆斯·伯登(James Burton)率领),他的作品也很出色,人们却没有看到期望中的普雷斯利,这种期望是由普雷斯利的电视特别节目引发的。很快普雷斯利又使他的音乐生涯回到老的套路中去,同他的电影一样安全,这可以从他一系列来自纽约、夏威夷和拉斯维加斯的“现场录音”专辑中得到证明。这些作品只是收集了一些漫不经心的老歌重唱,并且没有一首歌曲可以同它的原有版片相提并论。尽管如此,当那张夏威夷现场录音专辑于1973年登上美国排行榜首位时,它——以及其它70年代的热门歌曲提醒了人们普雷斯利作为销量最大的音乐家的生涯并未结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普雷斯利自1960年开始的下降趋势中可以看出他在作品选择中倾向于商业化程度较低的音乐,而不是他以前的歌曲。他早期录制黑人音乐的做法一直持续到70年代。他分别于1958年和1973年录制了艾弗里·乔·亨特(Ivory Joe Hunter)的歌曲,而他服役之后的唱片中包括了选自诸如查克·杰克逊(Chuck Jackson)、利特尔·沃尔特(Little Walter)、O·C·史密斯(O·C· Smith)、“航海者”(Coasters)、杰里·巴特勒(Jerry Butler)、凯蒂·莱斯特(Ketty Lester)、查克·贝里(Chuck Berry)、“车轴草”(Clovers)、“流浪者”(Drifters)、鲁弗斯·托马斯(Rufus Thomas)、威利·狄克逊(Willie Dixon)等音乐家的作品,此外,普雷斯利还演唱了新一代南部作家的作品,例如杰里·里德(Jerry Reed)的“吉他手”(Guitar Man)、麦克·戴维斯(Mac Davis)的“在贫民区”(In the Ghetto)、托尼·乔·怀特(Tony Joe White)的“Polk Salad Annie”和丹尼斯·林德(Dennis Linde)的“炽烈的爱”(Burning Love)。

在挑选歌曲上所作出的这一系列努力和冒险使得普雷斯利所推出的唱片效果一直不好这一现象越发无法解释。自1960年以来他突出的作品非常少。1960年的宗教风格专辑《他引领我的手》(His Hand in Mine)在嗓音处理上十分精致和纯正,而唱片“亲吻老朋友”(Kissin' Cousins)的B面“伤害了我”(It Hurts Me)(1965)中,人们又突然看到了普雷斯利50年代的激动人心和冒险精神的火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专辑《埃尔维斯在孟菲斯》(From Elvis in Memphis)和《埃尔维斯乡村》(Elvis Country)(1971)以及现场录音的“美国三部曲”专辑《Elvis: Aloha from Hawaii via Satellite》(1973)。

到了70年代中期,普雷斯利完全栖身于他最后的那些陈规之中。他似乎又一次放弃了任何为争取作为一名艺术家而受人尊敬的努力。他的嗓音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松散,在音量高的时候显得粗糙刺耳,音量低的时候则摇摆不定,并且完全丧失了原有的生命力和微妙感。更糟糕的是他开始大量服用药物、暴饮暴食,私生活极度的放荡不羁。

由于50年代的普雷斯利对音乐、乃至社会和文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至少有整整一代的歌迷直到他1977年8月16日去世的那天,却一直普遍存在着这样一个幻想:只要让当时已经上了年纪并变得肥胖的普雷斯利放弃他拉斯维加斯/好莱坞式的生活方式,并把他关在一间放有一台装满他早期唱片的自动电唱机的房间里,他就会意识到自己曾是如此伟大,于是他就会重新开始同自我的竞争,从而恢复他昔日的荣耀。尽管这一幻想从未在普雷斯利身上发生,但这丝毫也没有降低他在现代音乐中的重要性。他在50年代(以及以后断断续续地)表现出来的罕见的富有创新意义的才能并没有因为他以后的活动而受到任何影响。他的作品超越了任何一个影响摇滚乐历史的因素,决定了摇滚乐将采用的形式,他第一次使得青少年拥有了自己的音乐个性。

普雷斯利在摇滚史上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他是造物主眷顾的幸运者,他借助自身的魅力站到了开创者的神坛上,以白人身份把带有种族色彩的黑人节奏布鲁斯音乐介绍给了白人,所承受的压力和获得的成功都是非凡的。以现在衡量摇滚乐手的标准来评价普雷斯利,他显然不配称作“摇滚之王”, 他的歌曲太简单肤浅,缺少力度和社会责任感,但这些久远传唱的曲目却真实地反映了第一代受摇滚思想影响的青少年的群体形象,他不仅拥有漂亮的容貌、标志性的扭胯动作和出色的舞台表演,更已经异化为这个时代、这代人的代表,使蕴含了巨大潜力的整个年轻一代在他身上找到了反抗精神的共同性。从此,摇滚乐以其鲜明的思想性和强烈的现实批判性迅速流传,普雷斯利也因此推开了沉重的摇滚之门。(摘自新青年)

“猫王”金曲推介 :

《Flaming Star》 许多人认为猫王在《Flaming Star》中扮演的角色是他最出色的一个,原因在于剧本没要求他唱歌,但Sid Wayne和Sherman Edwards作词作曲的主题曲仍然是很动听的歌曲。优美的吉他演奏,不定音的鼓潜在地演奏出固定音型,给予歌曲一种“印地安的感觉”,以便与剧本一致(猫王饰演一名混血儿)。

《I Feel so Bad》 这是猫王另一次突出的蓝调表现。《I Feel so Bad》是前五名的流行畅销曲,节奏蓝调排行第十五位,持续猫王在这两种歌曲上的纯熟度。最初是由节奏蓝调歌手Chuck Willis在1953年作曲并演唱。在这张唱片上,Floyd Cramer清脆的钢琴声很突出,配上鼓声(可能由D。J。 Fontana或Buddy Harman演出,极可能是后者)极高难度的中节拍混合。

《Wild in the Country》 猫王在《Wild in the Country》这部电影中扮演的一个叛逆的年轻人。这部电影产生两支畅销歌曲:《Lonely Man》和这首主题曲,录制于RCA的好莱坞录音室,Scotty Moore演奏吉他,Bob Moore演奏低音吉他,《Wild in the Country》在美国流行排行榜升到第26名,在英国则成为前五名的畅销曲。

《His Latest Flame》 这首Doc Pomus-Mort Shuman的作品的另一个曲名是《(Maris's the Name)His Latest Flame》,和《Little sister》同是畅销单曲,也是一首在同样值得赞赏的期间产生的摇滚乐。这首歌的木吉他可能是由猫王本人亲自弹奏。或许不是公认的,猫王仍可算是演奏高手。意外的是通常只担任演唱的The Jordanaires中的两名成员,也在这卷原声带中伴奏--Neil Mathews弹奏吉他,团长Gordon Stoker弹钢琴。

《Little Sister》 《Little Sister》是Doc Pomus和Mort Shuman写的另一首著名的摇滚歌曲。由Scotty Moore提供才华洋溢的吉他乐谱,他在太阳唱片公司培育出的技巧显然是丝毫无损。为了回应这首歌的成功,节奏蓝调歌手LaVerm Baker录了一首《回应唱片》,指名给猫王,歌名是《Hey Memphis》Baker小姐使用同样的旋律,但她扮演遭到遗弃的姊姊的身份,《Little Sister》登上告示牌第五名,单曲唱片的另一首歌《His Latest Flame》则晋升到第四名。使这张单曲成为60年代早期最兼具商业及创意的猫王唱片之一。

《Rock-A-Hula BaBy》 猫王整个曲目中最怪的歌曲之一,将摇滚乐和夏威夷音乐结合的概念,只有作曲家Fred Wise和Ben Weisman才想得到。这次是和Dolores Fuller合作。鼓,摇铃和松弦(Slack String)吉他都是岛上的。但吉他,演唱部分和固定的摇滚节拍都是直接来自曼菲斯。在电影《Blue Hawaii》演唱的《Rock-A-Hula BaBy》常被人们记得是《Can't Help in Falling Love》的反面歌曲,但它凭自己的实力在英国成为冠军曲。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猫王在电影《Blue Hawaii》里面演唱的《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是以古典旋律做基础。由George Weiss, Hugo Peretti和Luigi Creatore改编自德国成曲家Johann Paul Aegis Martini于18世纪所写的《Plaisir d'amour》。猫王在60及70年代的演唱会几乎都是以这自歌收尾。大家熟悉的录音版本在1962年成为他的第35张百万畅销唱片。

《Good Luck Charm》 毫不意外的,《Good Luck Charm》是一首百万畅销歌曲。Aaron Schroeder和Wally Gold作词,给《It's Now or Never》填英文歌词的同一组人。但歌曲中丝毫没有古典旋律,倒是猫王和The Jordanaires完美的歌声融合,以轻柔流畅的从容低吟这首流行抒情歌曲。

《Follow That Dream》 这首1962年的电影主题曲由Fred Wise和Ben Weisman作词作曲。以同样是他们创作的《Follow That Dream》相类似的理想主义模式作曲。《Follow That Dream》是要把猫王形象和比较平庸的歌曲结合,猫王即可将它扭转成鼓舞人心的歌曲的好例子。在其他任何一个人手中,《Follow That Dream》可能只是另一首浪漫的电影主题曲,但是猫王本身即本身即代表了很多梦想的实现。 《Anything That's Part of You》 这首歌原来摆在《Good Luck Charm》的反面发行,在大西泮两岸皆是冠军畅销曲。在美国,它冯自己的实力成为畅销曲,在1962年春天升到第31名。

《She's Not You》 为了这首歌,Doc Pomus结合50年代的一流作曲组合:Jerry Leiber和Mike Stoller。成果是猫王,The Jordanaires,以及给整首歌从头到尾添加诡异气氛的合音Millie Kirkham一次漂亮的综合表现。在美国,《She's Not You》在1962年8月升到流行排行榜第五名,在英国则是扶摇直上,荣登畅销曲行列的冠军。

《Just Tell Her Jim Said Hello》 另一首Jerry Leiber和Mike Stoller的作品,这首歌最初发行时是《She's Not You》的B面歌曲。但它凭实力进入畅销曲行列。1962年8月升到第55位,并赢得百万销售歌曲的金唱片。

《King of the Whole Wide World》 任何认为猫王到了好莱坞之后就不再是一流摇滚歌手的人,都应该坐下来听一听这首歌。Roth batchelor和Bob Robers的歌曲有强烈的萨克斯风特孔和清脆的吉他弹奏,加强歌曲强劲有力的节拍。《King of the Whole Wide World》是1962年的猫王电影《Kid Galahad》里面的特色之一。这首歌可说是流行音乐刺激性的极致,歌词则是另一个基本的猫王形象的浓缩。

《Return to Sender》 Othis Blackwel另一首成为猫王万万畅销曲的前十名摇滚歌曲。《Return to Sender》由Winfield Scott联合创作,在电影《Girls, Girls, Girls》中演唱。这首歌在好莱坞由两个洛山矶录音界的巨匠伴奏录制-HalBlaine打鼓,吉他手Barney Kessel,除此之外,还有Jordanaaires, Scotty Moore, Dudley Brooks和Boots Randolph(他的萨克斯风演出精彩)。

《(You're the)Devil in Disguise》 告示牌热门100的第三名及英国榜的冠军曲。这又是另一张猫王的金唱片。但是Bill Grant, Bernie Baum和Florence Kaye的歌曲其实不仅如此而已。这是猫王60年代早期出色的制作之一,从几乎是吟诵的开端演变成全力以赴的摇滚乐。这首歌在1963年5月录制于RCA的纳许维尔录音室。这是猫王在将近三年来最后一次录制非电影原声带的歌曲(隔年1月,他录下了这一天的几首歌及一首新歌。)

『肆』 求电影《情字路上》的插曲名字不是《女友嫁人新郎不是我》那个,要男老师打鼓面对校长唱的那首歌

这是印度宝来坞一部片子的插曲,电影叫情字路上 (Mohabbatein) 2000

本歌曲来自印度电影《情字路上》(Mohabbatein),由最当红的男星沙鲁克.汗主唱。《情字路上》由最当红的印度男星和女星沙鲁克.汗 玛杜莉.迪茜 主演。《情字路上》(德夫达斯)讲述的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爱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就叫德夫达斯,他与帕萝从小青梅竹马,一起张大,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两人感情与日俱增。可是,造化弄人,两人之间筑起了一道永远也不能打破的墙,帕萝成了他人妇。内心极端痛苦的德夫达斯只好终日与酒精为伴,可是这样也不能消除因为爱而生的病,即使是拥有美丽情人 Chandramukhi。只有当他将永远闭上眼睛,那份痛苦才会开始消退...临死之前,德夫达斯唯一的愿望就是见上帕萝一面,在帕萝的家门口,通往天堂的门也向德夫达斯打开了......

女友嫁人了新郎不是我_歌词大意

(白)有个恋爱的女孩;疯狂地爱上了一个男孩;她低着头;红着脸;她悠闲地走在小街;她偷偷地打开情信;这是她要说的话吗;但是她又害怕对他说;我们无论什么时候相遇;她都会问我;爱情是怎样发生的;这份爱是怎样发生的

无论你的眼睛是张开还是闭上
你都会梦见你的所爱
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的爱人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
今天让我们看看你要什么
让我们看看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
当编织我的梦的时候
老是想着某个人
当我爱上某个人
我投入了他的怀抱
当你沐浴在爱河
你不会清醒也不会沉睡
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的爱人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
是不是有什么魔法让你盲目了
即使有千重困难我的心也会克服
在遥远的天堂
这些都已经被决定了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如何遇到他的爱人
刻在你心上的那位就是你所爱的
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的爱人
爱情是怎样发生的.

大概讲的是女朋友被父母所逼嫁了别人,自己伤心是唱的```(汗`~~印度人一唱歌就跳舞~~我看是都晕了)

『伍』 有一部关于山里孩子打鼓的电影叫什么

《阵头》是一部由冯凯执导,柯有伦、黄鸿升、陈博正、林雨宣、廖峻、柯淑勤主演的剧情片,是继《鸡排英雄》后台湾人情系列第二部。影片以台中九天民俗技艺团真实故事作为剧情主轴,讲述了一个音乐梦破碎的青年,因为赌气接过了父亲的阵头团体,率领一群年轻人求新求变,开创了台湾新一代的“阵头”文化的故事。

『陆』 电影《让子弹飞》:打鼓1分钟的戏花了几百万,你怎么看

姜文导演的《让子弹飞》豆瓣得分8.8,堪称经典。良好的剧情和高的制作成本为戏剧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就像电影里的一个小桥段。费用达数百万美元。正是因为剧组邀请了日本的鬼鼓乐队。用一个真正的鼓手来解读影片的片段,让故事更真实,得到这样的高度评价并不是徒劳,这是名副其实的。

对于电影《让子弹飞》,网上众说纷纭。其中豆瓣的8.8分。但也有观众认为这是一部糟糕的电影,让人困惑、不解。不知道大家对这部电影有什么看法呢?欢迎留言谈论哦!

阅读全文

与电影阵头中打鼓的插曲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全国电影院全部 浏览:984
兰州哪里可以看老电影 浏览:446
2018最新动漫电影八达ova 浏览:103
雏菊电影插曲播放 浏览:62
电影推荐科幻怪物动漫 浏览:194
韩国电影解冻迅雷下载 浏览:445
漫漫看电影2017排行榜 浏览:845
电影绿幕怎么用 浏览:217
2017李晨电影 浏览:731
古装尺度大的电影 浏览:493
马丽大长脸电影 浏览:780
一匹马动画电影 浏览:442
美国特种部队电影杀破狼 浏览:395
日本恋爱电影剧场版 浏览:741
成龙拍的电影越来越不好看 浏览:72
挖掘机2017韩国电影百度百科 浏览:24
克里斯拍的电影有哪些 浏览:452
韩国电影r级推荐2018在线 浏览:369
华语动画电影 浏览:541
周星驰坠楼是什么电影 浏览:580